濮阳东方医院
首页-分娩计划-

宝宝出生了--我的镇痛分娩经历

2014-07-12 10:52
  2007年11月26日凌晨5点,肚子突然出现一股强烈的抽搐般的疼痛。我醒过来,一个反应就是“来了,要生了。”仔细检查,内裤上有几丝血迹。果然没错。
 
  预产期是11月15号;11月 20号,肚子里的宝宝还没有动静;22号满41周,仍然如此。医生问我们:“还不要引产吗?”我们知道,晚两周也很正常,所以选择了继续等待。
 
  到了11月25号,预产期已经过了10天了,我却连宫缩的感觉都没有。医生建议,如果再过三天还是这样,就进行引产。
 
  我的直觉告诉我:“没问题,宝宝非常健康,没什么可担心的。”所以我依旧悠然地等着宝宝给我信号。
 
  6点半我们到达医院的时候,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- 标准病房 - 一张可以遥控调节的床,一张陪睡的单人钢丝床,病房里还有一个小客厅和一个大卫生间。我换好了病号服,丈夫拿着相机问我:“谁要做妈妈了?”我做了个鬼脸,竖起食指:“我!”
 
  这时候我的宫缩强度不算大,频率也比较低,还可以开玩笑。医生恰好这天值夜班,她和另一位大夫过来看我,笑着说:“昨天刚见到你,今天又见面了。这下不用引产了。”
 
  过了大约30分钟,我的宫缩强度开始增加。丈夫坐在旁边搂着我,我试着用育儿专家教的“吸吸吸呼”的呼吸方法减轻疼痛,可是疼痛让我顾不上节奏。折腾了几个来回,我找到一个对我来说比较有效的疼痛减轻方法:坐在椅子上,双手环抱住丈夫的腰,上身贴在他的肚子上。宫缩疼痛的时候,把重量全部放在他的身上,紧紧地箍着他。这样感觉好了一些。只是辛苦了丈夫,一边用双臂支撑着我的上身,一边看表计算我的宫缩时长和频率,一边还要安慰鼓励:“还有5秒这次宫缩就要过去了!你真厉害,你太棒了!”
 
  医生过来检查了一下,告诉我已经开到一指。看到我的难受样,问我要不要进产房,开始上镇痛剂?生产之前,我和丈夫学习了很多关于“镇痛分娩”的资料,所以没有对分娩麻醉的恐惧。于是我们上楼进了产房。丈夫也换上了消毒衣,陪在我的旁边,握着我的手。这时大约是早上9点钟。
 
  在我对“镇痛分娩(也叫无痛分娩)”学习的中,我看到医院麻醉科主任许毅的资料以及他对“震痛分娩”的讲解。从资料中就可以看出他很专业,所以我们曾请求让大夫给我进行麻醉。
 
  医生举起一支很细的针管给我看:“我先用这支针管在你的这个部位打一小针”,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按了按我的脊椎下方:“这是为了麻醉这个小小的地方,然后再打入麻醉管。”他又给我看一支比圆珠笔芯还细的塑料管。“这样你一点也不会感觉到疼。比打屁股针还轻松。这个管子非常柔软,你翻身也没有关系。怎么舒服你就怎么躺。”
 
  接下来大夫问我:“如果用10分来形容,现在的疼痛,你打几分?”我想了想说:“7分…6分…6.5…我也不知道,10分疼是多疼?现在很疼…”(现在我知道了10分疼是多疼。比起后来的“10分疼”,那时候不过只有2分罢了虽然我给了个不明所以的答案,但是很显然许毅大夫已经明白了我的疼痛状况。他让我侧过身,在刚才他轻按的脊椎骨下方,我感觉到了一秒钟蚂蚁咬般的小疼痛。
 
  我平躺回来,大夫继续详细解释:“你会感觉到脊柱有一点凉凉的,这是麻药在进入,不用担心。大约5分钟左右,你就一点疼痛也感觉不到了。”果然,脊柱有一丝微凉。只过了3分钟左右,疼痛感就完全消失了。我开心地跟老公说:“不疼了!真神奇呀!”丈夫高兴地跟许毅大夫连声道谢。
 
  大夫收拾好器具:“那我走了,去倒时差了。这次麻醉大概能持续两个小时,那个时候你应该开到4指了。我们会有另一位麻醉医生过来,根据你的疼痛强度继续为你给药,你可能会稍微疼一会儿,再用药就好了。不要怕,经历一下宫缩的疼痛是很有好处的。”
 
  许毅大夫离开后,一位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助产士问我:“怎么样?有没有什么不舒服?要不要喝水?”我表示一切都很好。她叫张妮,又问我想不想把产房里的电视打开?有没有自己带CD来听?丈夫用中文说:“不用了,我和她聊天。”张妮直夸丈夫的汉语不错,告诉我们她就在隔壁,有事儿按床边的铃就行。
 
  开到七指的时候,又开始了疼痛,这时的疼痛让我皱着眉头叫:“天哪,好疼啊!”不过疼痛持续了两三分钟,医生加大了药量,疼痛又消失了。中间我上了两次厕所,吃了一次加餐,吃了一点晚餐,和丈夫聊了很长时间天。过了一会儿,我又睡着了,这次只睡了十分钟。
 
  后一次检查是7点半左右,进来三位助产士,她们说:“开到10指了,准备生了啊!”然后利落地拿掉产床下半部分的软包装床板,抬起脚蹬,调高床的上半部分,让我双手抓住床两边的手环,找个舒服的姿势,准备好。
 
  新一轮宫缩开始,我全身的意识几乎消失了,的感觉是产道中从未经历过的撕裂疼痛!眼睛里只有屏幕上的产道口。这个办法果然很有效,我听到助产士们说:“好!非常好!就是这样!看见头了。别停,继续!非常好!”
 
  大家不停地鼓励我。几次宫缩过后,我明白了“耐克方向”该怎么使劲。宫缩也一次比一次紧,每一次的疼痛都让我永生难忘。伴随着一次用力,我感觉到有一点大便排了出来。怀孕的时候我就知道分娩的时候会因为用力而产生排便,所以倒没有吃惊尴尬。
 
  我的灵魂似乎飘在我的身体上方,然后慢慢地回到我的体内,我的意识恍恍惚惚地恢复过来。又感觉到又一团东西流出了体外,“胎盘出来了!你要不要看?”我摇了摇头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“你的产道弹性非常好,只缝了一针!”医生说。
 
  同时我听到:助产士请丈夫剪脐带,儿科医生请丈夫在检查书上签字。过了一小会儿,丈夫回到我的身边,满眼满脸的眼泪。
 
  儿科医生很快做完检查,把孩子抱到了我们面前:“50厘米,3.3公斤。非常健康!大眼睛,双眼皮!”。
 
  我接过孩子抱在胸前 -- 上帝啊,这是我的孩子,这是我的孩子!她是如此一个具体鲜活的生命,终于直接地呈现在了我们面前!我和丈夫的眼泪一直往下流,双双泣不成声。
 
  濮阳东方医院科是具有实力的部门之一,在提供安全医疗保障的同时,着重为您提供为人性化的服务,让您充分享受即将做母亲的感觉,在台式家庭化的氛围之中渡过一个愉快的孕期。这里的环境优雅、温馨,门诊通过预约制让您省去了等候的时间,产科专家与您有充分的时间交流,我们鼓励丈夫陪同就诊,产房按欧式家庭化待产、生产一体化的理念设计,为您提供全方位的服务。
上一篇:我的顺产经历
下一篇:生产经历之宝宝出生过程全纪录

推荐阅读

  1. ·宫颈息肉能顺产吗?宫颈
  2. ·孕妇患有宫颈炎能顺产吗
  3. ·怎么算预产期
  4. ·剖腹产对孕妇的影响
Welcome to : 濮阳东方医院

电话0393-6688989   妇科QQ:130393120
地址:濮阳市京开大道596号
门诊时间:每天8:00-20:00(无假日医院)
执业许可证号:289732410902410135